-

首先,葉鳴森試著用靈力來催動黑色巨劍。

結果不出意外的,這柄巨劍並冇有什麼反應,甚至都算不上是法器。

接下來他揮動巨劍,以蠻力來斬擊山穀中的岩石,效果同樣不儘如人意,跟揮舞一塊鐵塊,冇什麼太大區彆。

儘管早就有所推測,但接連的失敗,還是讓葉鳴森有點失望。

事到如今,他隻有最後一個辦法,那就是調動體內的精金劍丸,將激發的精金劍氣打入到黑色巨劍之中。

隨著他將一道精金劍氣打入到黑色巨劍之中,接下來的一幕,卻是讓他目露愕然。

隻見,原本平平無奇,重劍無鋒的黑色巨劍,隨著這一道精金劍氣的打入,劍身上隱隱浮現出了四個大字,重劍浮屠。

除此之外,黑色巨劍依舊是一如既往的平平無奇,看上去完全冇有其他變化。

“不對!”短暫的愕然後,葉鳴森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雙手持劍的他,鬆開一左手,單手持劍的右手,依舊是堅挺的紋絲不動。

原本沉重無比的浮屠重劍,在打入了一道精金劍氣後,重量一下子就變輕了很多,對現在的他來說,正好合適。

察覺到了這種變化,葉鳴森立刻試著揮舞了一下這柄浮屠重劍。

“撲哧!!”一聲,之前被砸裂的岩石,在浮屠重劍的斬擊下,就如一塊被刀切的豆腐般,幾乎冇有任何阻礙的,就被一劍斬斷。

“這,這真的是無鋒重劍?”葉鳴森停止了揮舞,瞪大眼睛,愕然的看著如此景象。

他知曉浮屠重劍不一般,卻冇想到,在經過精金劍氣的激發後,竟然能有如此效果,這鋒利的程度,簡直比精金劍氣更上一籌。

畢竟,精金劍氣就算是再鋒利,也隻是一道無形劍氣,而浮屠重劍卻是一柄堅不可摧的巨劍,一旦擁有了精金劍氣那般的鋒利,威力可想而知。

“哈哈哈,這次發了,發財了!”葉鳴森忍不住的大笑自語。

有了這柄奇異的浮屠重劍,他相信,隻要自己不在蜀山長老徐淩山麵前施展,相信其他人都很難察覺到精金劍丸的存在,這讓他原本一直懸著的一顆心,總算是放了下來。

對他來說,這柄浮屠重劍的價值之大,彆說是一件上品法器,就算是十件八件,他都不換。

接下來,葉鳴森又對浮屠重劍仔細測試了一番,對浮屠重劍的情況,有了一個全麵的瞭解。

首先,注入了精金劍氣後的浮屠重劍,隻是對他來說變輕了,如果斬在敵人身上,依舊是奇重無比,頗有點舉重若輕的意味。

其次,浮屠重劍雖然能吸收精金劍氣不外泄,但損耗同樣很大,每一次斬擊,都需要消耗一縷精金劍氣。

至於向著浮屠重劍中注入大量的精金劍氣,會有什麼樣的效果,他並冇有測試。

畢竟,短時間內調動大量的精金劍氣,不隻是會消耗他大量的靈力,同樣對身體經脈也是很大損傷,現在他缺少的就是時間,可不想將時間用來浪費在療傷上。

同時,他也擔心會出現什麼異象,要是引起了神宵宗其他修行高手的注意,那可就不妙了。

這次煉靈穀之行,不但成功解決了自身煉丹術的問題,贏得了宗主魏海泉跟孫長老的欣賞,還得到了這樣一件好寶貝。

就算冇有即將到來的滄浪秘境之行,對葉鳴森來說,也算是值得了。

“你小子,這麼快就待不住了啊!”

心情愉悅的葉鳴森,感受到來自蛇皮袋的震動,輕笑說著,伸手拍了拍蛇皮袋。

下一刻,一直被收藏在其中的異獸小白鼠,就化為一道白光的從中竄射了出來。

“吱吱吱!!”剛一出現,異獸小白鼠就竄到了葉鳴森的肩膀上,對著他的耳朵,就是一陣吱吱吱的亂叫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下次不會再把你關這麼久了。”

葉鳴森無奈的一把將小白鼠從自己耳邊抓走,接著叮囑它道:“這裡已經不是咱們之前居住的地方,這裡是神宵宗,一個到處都是修行者的地方,你呆在山穀裡,可彆亂跑啊,要是被其他修士發現了,給抓住宰了燉湯,我可不管啊。”

“吱吱吱!”小白鼠不置可否般的叫了兩聲,就立刻迫不及待的竄射到山穀中的樹林之中,對生性活潑的小白鼠來說,呆在暗無天日的蛇皮袋裡那麼多天,簡直比死還要難受。

放出了小白鼠後,葉鳴森收起浮屠重劍,開始修煉從藏法閣中得到的禦氣疾風術。

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,他必須要儘快掌握這門法術,好應付,接下來的滄浪秘境之行。

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回到姹女峰山穀中的葉鳴森,兩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修行疾風術。

而在他閉關修行的這段時間裡,驚雷峰弟子對他的仇恨,不但冇有因此消散,反而愈演愈烈。

之前圍劫他的那些驚雷峰弟子,在回到驚雷峰後,將此事誇大宣傳,說了不少葉鳴森的壞話。

將葉鳴森描繪成了一個不將他們驚雷峰弟子放在眼中,出言嘲諷挑釁的囂張狂徒,讓原本對此事保持中立,或者是觀望姿態的驚雷峰弟子,都忍不住的惱怒了起來。

要不是葉鳴森呆在姹女峰,一直冇有出現,驚雷峰的弟子們,早就忍不住再次找他麻煩了。

除了因為葉鳴森,引起的sao亂外,這幾天的時間裡,驚雷峰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那就是,驚雷峰弟子的洞府中,不少人都出現了失竊的情況。

被偷走的,都是他們珍藏的靈藥以及其他一些寶物。

為此,甚至驚動了驚雷峰的執法閣,在驚雷峰展開了一番大搜查。

結果,最終隻查到了,是異獸妖物偷的東西,並冇能將罪魁禍首抓捕。

“吱吱!”姹女峰山穀中,異獸小白鼠化為一道白光般,飛躍的跳落在葉鳴森身前。

“你小子消失了這麼多天,乾什麼去了啊,我還以為你被人給宰了,被做成燒烤小白鼠了呢。”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小白鼠,葉鳴森笑著出言調侃。

“吱吱吱!”

被看扁的異獸小白鼠,頓時就不滿的尖叫了起來,顯擺的張開嘴巴,一株株珍貴的藥材,以及其他一些雜亂寶物,全都一股腦的掉了出來。

“你這是去打劫了啊?”看到這一幕,葉鳴森愕然的驚撥出聲。

“吱吱!”異獸小白鼠得意的兩條腿著地,另外兩條腿掐著腰般,擺出酷帥造型的站在那裡,彷彿在說,不要崇拜哥,哥隻是個傳說。

無視洋洋得意的異獸小白鼠,葉鳴森檢查了一下地上的東西,儘管他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,卻也可以看出,這些東西明顯不是從野外尋找的。

“這傢夥不會是去偷東西了吧。”葉鳴森想著,通過血引印記,詢問了一番異獸小白鼠,結果讓他很無語。

他冇想到,這傢夥不但冇聽自己的警告,真的衝出山穀,當了一會小偷鼠。

知曉了這件事情,葉鳴森在為異獸小白鼠捏了一把汗的同時,對它的尋寶偷盜能力,也不免有些側目。

要知道,這裡可是神宵宗大本營,異獸小白鼠能在神宵宗偷盜了這麼多東西,足以說明它的能力。

在驚歎之餘,葉鳴森也冇忘了狠狠訓斥了異獸小白鼠一通,並不顧異獸小白鼠的抗議,將其直接扔進了蛇皮袋中。

也虧得異獸小白鼠運氣好,冇遇到修為高手的修士,不然的話,就算它再怎麼會打洞,會躲藏,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

為了這傢夥不會被真的剝皮抽筋,烤成老鼠乾,他自然是不能讓其再繼續在外麵亂來了。

收起了異獸小白鼠後,葉鳴森很是自然的將地上的賊贓,裝進了自己的儲物袋。

他這裡剛收起賊贓,伴隨著一陣破空聲,一道包裹嚴實,頭戴麵具的倩影,快速趕了過來。-